51信用卡被查,半年撮合放贷138亿,外包公司涉嫌暴力催收

未知 admin 2019-10-22 11:00

捕获行动开始

13辆警车停在了杭州紫霞街80号楼下。这里是中国最大的在线信用卡管理平台51信用卡的总部。10月21日上午,杭州警方突袭此处。来自现场视频与图片显示,“上百名警察冲进了51信用卡办公室。”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51信用卡办公室门口有警方人员把守,员工的都在公司里,办公室人员只进不出。下午3点钟开始,警方带人和装满资料的纸箱下楼,三辆客运大巴带着涉事员工开走。另外有消息称,51信用卡CEO孙海涛已于昨日被带走协助调查。

综合多方信源来看,51信用卡被查的原因主要是暴力催收或违规收集用户信息。

一位互联网金融公司高管告诉AI财经社,违规爬取数据或许是最主要的原因。“警察是直接进到爬虫部门的楼层去抓人的,算是定点爆破了。”

一份广为流传的文件截图也支持了这一观点。文件显示,有银行方面向51信用卡运营团队提出质疑,称其在未与银行方面签署相关授权书的情况下,“通过爬虫程序对我行用户信息进行抓取”,并指出,51信用卡等APP抓取的信息“全方位且数量巨大”,已构成侵犯公民个人隐私罪。

截至目前,51信用卡方面尚未对上述被查情况进行信息披露。CFO赵轲回应传闻称,”公司目前经营一切正常,不清楚被警方带走的人员是否为公司员工。“

这一黑天鹅事件也波及到51信用卡的股价表现,下午1点50分,51信用卡发布短期停牌公告,而此时其股价跌幅高达34.69%,报1.77港元。

面对舆论与股民的关注,51信用卡在下午的稍晚时分发公告称,“公司目前运营情况及财务状况仍保持健全”,并表示对某些造谣行为严厉谴责。

10月21日晚间,一直保持沉默的警方发声了。杭州警方在微博中表示,正在对51信用卡有限公司委托外包催收公司涉嫌寻衅滋事等犯罪行为开展调查。

杭州公安表示, 今年9月以来,杭州警方接上级部门线索传递,结合日常工作发现,“51信用卡”涉及大量各地异常投诉信息。经初步调查发现,“51信用卡”委托外包催收公司冒充国家机关,采取恐吓、滋扰等软暴力手段催收债务的行为,涉嫌寻衅滋事等犯罪。目前,案件还在进一步侦办中。

据2017年Oliver Wyman报告,51信用卡为中国首个且最大的在线信用卡管理平台、中国最大的独立在线信用卡申请平台,同时亦是以信用卡持有人为目标的最大线上消费金融市场。

51信用卡半年报显示,2019年上半年,51信用卡实现营收14亿元,同比增长9.8%;经调整净利润3.09亿元,同比增长12.9%。51信用卡旗下的拳头产品“51信用卡管家”的注册用户数量已达8340万人,管理1.387亿张信用卡。

虽然信贷及撮合服务费用收入仅占总营收的57.4%,较去年同期减少了13.9%,但也仍51信用卡最大的收入来源。2019年上半年,51信用卡信贷撮合放款138.33亿元,同比增长6.5%,为金融机构导流的信贷规模已超过个人投资资金。

据称,51信用卡已与数十家银行、消费金融公司、信托公司等各类金融机构达成合作伙伴关系,从机构融资合作伙伴获得的授信额度合计超150亿元。

爬虫的原罪

在违规收集用户数据上,51信用卡早有前科。

公开信息显示,“51人品贷”为51信用卡一款面向信用卡持卡人的放贷产品,定位于解决个人短期资金紧张问题,最高可借20万,最快2小时到账。

2019年7月,51人品贷曾因违规收取用户信息遭到工信部点名批评。在51人品贷的用户协议中曾指出,“如您希望通过本平台向第三方借款,则您应完成如下基础信息认证,并提供对应的个人信息以便平台审核,如您拒绝提供基础认证所需信息的,您将无法使用义牛提供的产品和服务”。

51人品贷同时在注册协议和信息授权服务协议中明确指出,要求用户提供本地通讯录信息、QQ号信息等个人隐私内容。

尽管自2007年开始,央行便连续下文对金融机构客户身份资料、个人信息收集范围、个人金融信息范围等作出了明确的规定。但对非法获取个人信息的争议,从互联网出现之初便从未停止。

2019年进入9月以来,多家为互联网金融公司提供大数据的爬虫公司遭到警方介入调查,一时间令爬虫行业风声鹤唳,也让这个一直在蒙眼狂奔的行业彻底的暴露在人们眼前。

所谓爬虫技术是指按照一定规则,自动抓取互联网信息的程序与技术。在互联网高速发展的这些年,作为搜索引擎的底层技术,爬虫技术为满足大众信息检索需求发挥了重要作用。另一方面,据“两高”出台的司法解释,如果爬虫抓取的是未公开、未授权的个人敏感信息则属于违法行为。

2013年,互联网金融概念兴起,许多网贷平台、消费金融公司、现金贷公司都会向主打爬虫技术的大数据公司购买产品,用以进行风险评估,甚至有公司会向不同大数据公司分别购买,相互验证。

以同盾科技旗下的数聚魔盒为例,数据魔盒采用“爬取互联网公开数据+打通同盾体系内数据+用户授权数据采集”交叉关联的形式,通过用户授权,利用网页极速抓取技术获取各类用户个人数据,通过海量数据比对和分析,交叉验证,最终为各类机构提供用户的风险分析判断。

9月以来,爬虫公司的盖子被警方揭开。魔蝎科技、公信宝等公司先后被查,同盾科技、百融云创等公司的多名高管也被警方带走调查。据财新网报道,同盾科技九成客户是非持牌的互金机构。

一位互金公司的公关告诉AI财经社,自9月以来,多家媒体记者试图通过其找到与该公司合作的爬虫公司进行采访,但经过接洽后爬虫公司大多保持缄默。

据AI财经社了解,目前,头部互金机构大多有自己的大数据风控体系,收集数据主要用以反诈骗及用户征信。乐信控股有关负责人告诉AI财经社,乐信的大数据系统会通过7500个维度对用户行为进行分析,对可能存在的诈骗行为及失信用户进行拦截。

一位头部金融机构高管对业内一些公司购买非法爬虫数据的做法表示遗憾,“只有没有明确场景的公司才会靠这些。”

根据现金贷综合整治的有关规定,没有消费场景的现金贷业务不被允许继续发展。而“场景”正是51信用卡上市之初最为人所诟病的缺点:信用卡服务究竟是不是场景,是否属于现金贷?

51信用卡CEO孙海涛也曾公开表示,场景是消费金融和现金贷的最大区别。“如果一个用户你不知道他是什么来源,他可能是匿名的,就是敲一下你的门,来到你的网站或者APP,就是去做一笔信用贷款的申请,这时候你往往没有这个场景支撑,这个客户未来有风险的概率也会比较大,可能他是消费过度了,可能走投无路了,才到你这儿发生一笔业务。”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多名业内人士透露,51信用卡遭警方介入调查很可能与“51信用卡管家”非法爬虫用户个人隐私信息有关,也可能与“51人品贷”遭到大量“暴力催收”的投诉有关。

孙海涛曾在一次与泰合资本的对谈中坦言,“自己是那种病态的创业者”,背负别人的预期越多就越累,就算是上市之后,心态仍处于增长的焦虑和不确定性中。

对于增长的焦虑与无序扩张,迟迟无法明确的金融场景,这都为51信用卡之后的违规操作埋下伏笔。

终结“罪恶”买卖

随着万物互联时代的到来,大数据很快成为一门显学。与之对应的是,信息管理长期缺乏道德与法律的机制,个人的隐私信息早已处于裸奔状态。姓名、喜好、手机的使用习惯、各个社交媒体账号的密码……如此种种,每个人被肢解为近万个数据维度,供各人取用、分析、变现。

即便是社交网络巨头Facebook,也在2018年陷入用户隐私泄露的麻烦中。

英国《卫报》报道称,Facebook干预了美国大选的结果。一家名为剑桥分析的数据公司窃取了5000万Facebook用户资料,根据每个用户的日常喜好、性格特点、教育水平,预测他们的政治倾向,进行新闻的精准推送,达到洗脑的目的,间接促成了特朗普的当选。

这也将Facebook推到了风口浪尖,股价骤然大跌。扎克伯格室友、Facebook联合创始人克里斯·休斯甚至公开呼吁拆分Facebook。扎克伯格不得不一个人面对议会44名议员的5小时马拉松式问询。而在欧洲议会,他也经历了两场杀气腾腾的质询,甚至险些在英国被捕。

在国内,长期被诟病干涉用户搜索习惯的百度公司董事长李彦宏,更是曾公开表示,“中国人更加开放,对隐私问题没有那么敏感,很多情况下他们愿意用隐私交换便利性,那我们就可以用数据做一些事情。”

2016年8月21日,学生徐玉玉因被电话诈骗9900元学费,过度伤心导致心脏骤停,抢救无效不幸离世。至此,国内数据安全才第一次被推至大众视野,该事件也成为“2017年推动法治进程十大案件”之一。

由徐玉玉案引发的关于个人信息收集、电信诈骗的专项治理一度让国内的数据企业陷入严重的危机。2018年7月,新三板上市公司数据堂因涉嫌贩卖上一条公民信息被查;2018年11月,现金贷系统供应商有脉金控失联,在其官网上明确写着主要为现金贷平台提供引流、风控等服务……

进入2019年1月,工信部先后分批次点名了多家互联网公司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其中拉卡拉、云集、小赢卡贷、网易考拉、小红书等更是被多次点名。

回到金融监管领域,央行将在2019年内完成对《个人金融信息(数据)保护试行办法》的制定。就在10月9日,央行刚刚将《试行办法(初稿)》下发至各家银行征求意见。

从目前已披露的信息来看,《试行办法》将重点涉及完善征信机制体制建设,将对金融机构与第三方之间征信业务活动等进一步作出明确规定,加大对违规采集、使用个人征信信息的惩处力度。

从内容上看,留给大数据爬虫公司和第三方征信公司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据媒体披露,在《试行办法(初稿)》中有明确规定,金融机构不得从非法从事个人征信业务活动的第三方获取个人金融信息。

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法与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涛告诉AI财经社,这一轮对于金融大数据的风控整治,正是从“徐玉玉案”引发的电信诈骗专项整治而来,恰好又赶上了数据安全管理办法即将出台的窗口期。

但也有部分机构人士表达了对现有征信体系不足的担忧。前述互金公司高管对AI财经社表示,如今网贷行业最重要的风险是共债。即一位借贷人从多家机构分别借贷,以贷养贷。许多借款人,消费贷、现金贷、信用卡、P2P都会涉足。

这种情况的出现原因正是不同机构之间用户数据不能互通,许多小贷公司、银行个贷并未进入征信系统,缺乏完整的数据链条。

面对互金征信的“老大难”,这名互金高管认为问题也并非是无解,“清退所有的中小机构,把头部的几家公司搞成一个真正的联盟,大家把数据互通、共享,或许这才是真正的解决方案吧,要不然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将永远存在。”



0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